小说 > > 正文

战神龙婿一语破天机最新章节阅读-战神龙婿刘阳张晓玉小说目录

2020-07-31
战神龙婿第十七章 都给我看好咯

姜莲再三挽留王建在家吃饭。

可是,他不敢啊!

连燕京老总好像都没资格和刘阳一起吃饭,他哪儿敢?

一桌子的好菜,刘阳吃得非常开心。

从小到现在,刘阳第一次吃这么香的家常菜。

特别是那碗红烧排骨,大部分都进了刘阳的肚子。

“好饱!谢谢伯母!”

这句话,刘阳发自肺腑。

对刘阳来说,这不仅是一顿饭了,而是家的味道。

他很感激。

入夜,刘阳一如既往的睡在沙发上。

第二天清晨,刘阳和张晓玉一大早就去上班了。

今天新项目的工地开工,张晓玉要去工地上坐镇。

这是今后张氏最主要的发展方向。

“刘阳这小伙,好像很不简单啊。”

张明很感叹

张贺张栋这两天会这样,应该是因为刘阳。

泰安省城老总的态度他也看到了,肯定不会是因为他张明或者是姜莲。

王建很怕刘阳,张明看出来了。

“阿明,昨晚的时候,刘阳给我看了一样东西.....”

“什么?”

“咱们张家十年前卖包子的纸袋。”

张明神色微微一愣。

一个纸袋,刘阳保存到了今天?

意义肯定非同小可。

苏城东郊马场,张氏的工地开始动工了。

一阵爆竹声过后,机器开动。

张晓玉很重视这个项目,在动工之前,就在工地旁边让人准备好了办公室,今后一段时间,张晓玉大部分时间都会在这里办公。

她要看着厂房建起来之后才会安心。

此时,张家。

张贺在收到新张氏工地开工的消息之后,脸色非常难看。

那些,本来是属于他张贺的。

张贺阴沉着脸,想了想,还是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“黑...黑哥!您好!”

电话接通,张贺的态度放得非常的低。

“哪位?”

电话那头,声音很是低沉。

“黑哥,我是张家张贺,您还记得吗?”,张贺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和黑哥这种人打交道必须非常小心,这点张贺很明白。

因为张贺,已经不是第一次和黑哥打交道了。

“哦?张贺?想起来了,张财神,这次您老,又要让我废了谁啊?”

黑哥带着嘲笑之意。

上次,就是这个张贺出了高价,制造了一场车祸。

这种钱来得非常的容易,也很快,黑哥就是干这一行的。

“不不不,黑哥说笑了,新张氏您知道吧?就是前盛龙集团。”

“知道,难道你要对付新张氏?那可不好办啊!李龙以前就是混地下的,虽然抽身多年,但关系都还在,这个价,我怕你们张家付不起啊!”

“黑哥!您说个价!只要我们张家能给得起,绝不二话!”

“呵呵,成,那你说说,要让我们做什么?”

黑哥嘿嘿一笑,只要价钱到位,什么事都可以做。

再说,黑哥当年和李龙也有点儿过节,或许可以趁着这个机会一并解决了。

“张氏在东郊的厂房工地开工,我的目的很简单,要他们开不了工!建不起生产厂房!”

张贺面露狠色,他拿不到的东西,张晓玉也别想拿到!

“可以,五百万,一个小时内送到我的办公室,记住!我不要现金!你的目的,我会帮你完成。”

咬了咬牙,张贺吐出了一个好字。

得到了黑哥的承诺,张贺连忙叫来张尧。

五百万,张家目前还是能拿得出的。

为了不让张晓玉顺利开工,张贺的效率非常迅速。

四十分钟后,一张卡放在了黑哥的办公桌上。

黑哥摸了摸下巴的胡子,让内部人员查了一下这张卡的账。

五百万,不多不少。

“呵呵,张少,你先回去吧,一个时辰之内,我的兄弟会准时到达张氏的工地。”

黑哥笑得很开心,五百万就这么到手了,这些企业家的钱,果然很好赚。

张尧连忙退走,在他心中,是很不情愿和黑哥这种人打交道的。

收钱办事,黑哥的效率很高,半个小时之后,新张氏功底外,出现了不少陌生人。

都是一些年轻人,站成一群,向着张氏的工地走去。

工地的保安第一时间发现了异常,走了上去。

“工地重地,闲杂人等不能入内!”

保安声严喝厉,看着眼前这几十个人,他没什么可怕的。

“闲杂人等?什么叫闲杂人等?我们可是为了正事来的,叫你们老板出来,你这个小小的保安,做不了主。”

为首一个短寸哂笑连连。

板房搭建起来的办公室中,张晓玉也看到了外面的情况。

“刘阳,好像有人来闹事了。”

张晓玉经手过几个工地项目,这种情况见过几次。

刘阳抿了一口茶,背负着双手走了出去。

“张总,您来了。”

看到张晓玉,保安长松一口气,对面的人气势汹汹,保安还是有些担心的。

“哦?你就是老板?没想到居然会是一个美女!美女!我们是这附近的居民,你们工地的机器声实在是太大了,严重影响我们休息,现在我都觉得精神还有点儿恍惚呢!”

寸头揉了揉太阳穴,显得很疲惫。

张晓玉扫了一眼四周,至少一公里以内没有住户。

这些人,就是来闹事的。

身后,刘阳微微一笑,给李龙发出了一条信息。

内容很简单:叫兄弟们来工地学习。

李龙有些懵,工地能学什么?学建筑吗?

可这帮兄弟,学建筑干毛用啊?

“你们要多少钱?”,刘阳看着寸头等人,问道。

“不多!我们也是想要点儿精神损失费,不多,每人十万吧,大概也能补偿一下了。”

寸头想了想,十万这个数字大概比较合理。

这里不下五十号人,张家给了五百万,这工地怎么着也得超过五百万吧?

两头吃,这种事情黑哥经常做。

“五百万?没有。”

刘阳摇了摇头。

“没有?哼!那就怪兄弟们别客气了!我看你这工地也别开了!把机器都停了吧!”

寸头冷哼一声,没钱还敢开工,不是找死吗?

寸头话音落下,李龙带着三十几号兄弟来了。

一个个全身泥水,像是刚才水塘里面打过滚一般。

“老大!人我带来了!”

李龙快步走到刘阳的面前,脸色很阴沉。

这些小混混敢来找老大的麻烦,是在找死。

“呵呵,好!阿蛮,你们都给我看好咯!”

话音落下,刘阳动了!

不动如钟,一动,如风!

他如一阵风般,钻到了人群之中!

-

-

相关阅读

lzhoufugen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