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> > 正文

妻逢对手卿卿不可欺全文免费阅读

2020-06-16

《》男女主是宋世挺蓝天云的小说全文完整版上线啦,这里提供宋世挺蓝天云最新章节,该小说主要说的是蓝天云看见旁边有一些姑娘在洗菜,于是跑过去,卷了袖子也跟着一起洗。

《妻逢对手卿卿不可欺》精选:

“啊?”蓝天云有点发愣。

“不过这不是无偿的,你必须在船上煮饭抵债才行。”

蓝天云欣喜若狂,赶紧点头:“谢谢,谢谢……”

拿到船票,蓝天云立马上船,来到了自己的座位号,第一船舱第一床位?从北倾城到南方安定城的话,要四天的时间,但是蓝天云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钱买床位的,怎么回事?

不过后面想想,最后一张所以才要十块的吧?看来这个船长是个好人,她一定能够要好好的煮饭才行。

想着就来到了属于自己的床位,这个船舱只有一个床位,进去里面是一个一房间,豪华的房间,有壁炉,有书桌,还有一些水果在餐桌上,比起无心岛那个别墅,有过之而无不及啊。

蓝天云惊呆了,这么好的船舱就她一个人住?她感觉到了害怕,蓝天云跑出门,门外有一个轮船的女工作人员,看见她出来,对着蓝天云鞠躬,笑容满面:“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?”

蓝天云吞了吞口水,说:“我想你们是不是弄错了,我怎么可能买得起这样的船舱呢?”

“请问小姐,您的船票呢?”那个女工作人员非常的专业。

蓝天云战战兢兢的把船票递给了工作人员,工作人员看了一眼,非常确定的说:“小姐,你买的确实是这个船舱的,我是夏兰,你有什么吩咐的话,请吩咐我。”

“不,不可能。叫你们的船长过来,我要和他说话。”

对于蓝天云的要求,夏兰有点为难,不过也没有拒绝,“好吧,那请小姐您先进去等候,我去帮你请船长过来。”

蓝天云回到船舱,那个壁炉,还有地上的地毯,穿上那质地的被子,还有那红木的桌子,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价值非凡,怎么可能是她的位置?

不一会儿船长过来了,一个中年男子,身穿海军服装,一身笔挺,一看就是军人出身,态度有点傲慢,不过还算是有礼貌:“小姐找我?”

“我想问一下,你们是不是搞错了。”蓝天云把船票递给船长。

船长看了一下,很是镇定的说:“嗯,这个刚才有人问我,小姐,您买的确实是这个船舱的。”

“怎么可能,我根本就不够钱付。”

“是这样的,您是最后一个卖票的人,剩下的最后一张也确实只有这一张,因为我们缺少一个煮饭的人,所以你答应可以留下来,如果不愿意的话,我们也不勉强,您可以下船,只是下一次去南方安定城的轮船要八天以后了。”

“八天以后?”她的钱根本就不够撑到八天以后,在北倾城多呆一天,她就有一分的危险,但是这样的情景让她感到危险。

“是的,要等我们从南方安定城回来才能再去,并且这是风平浪静的时候,如果遇到暴风雨什么的,也许会更久。”

不行,她不能错过这一班轮船,如果坐火车,要更久。

“那你们有其他的床位吗?我……”

“只剩下这个床位了,如果您不愿意住的话,也可以去外面住,但是外面很乱,您一个女子,而且还……”船长顿了顿,那么漂亮,“姑娘,你自己想想。”说完便走了。

船长出门后,笔直的走到另外一个船舱,那是和第一船舱一样豪华的船舱,里面坐着一个威严的男人,听见声音,男人睁开精锐的眼眸。

“怎么样了?”

“按照少爷的意思,小姐留下来了。”船长身上那傲气依然不见,剩下的只有恭敬。

“嗯,下去吧!”

“是。”

宋世挺看着外面的水,轮船已经开始起航了。

“嗡……嗡……”轮船开始鸣笛。

张副官走进来,对宋世挺说:“少爷,十四师团现在也已经坐火车赶到南方安定城了,大概要五天才能到。”

“十三师团呢?在那边有没有找到江天枫的踪影呢?”

“只知道在安定城,但是在哪里却是不知道的。”一个城市多么的大,想找一个人犹如大海捞针一样。

“继续找。”

“是。”

蓝天云自己一个人住在一个船舱,坐如针毡,根本就呆不下去,于是自动到了船上的厨房,开始要做饭。

里面有非常多的人,每个人各司其职,井然有序,蓝天云站在那边,手足无措,因为根本就没有用得到她的地方。

蓝天云看见旁边有一些姑娘在洗菜,于是跑过去,卷了袖子也跟着一起洗。

“你是新来的呀?”那姑娘看见有一双满是伤痕的手进来,吓了一条,抬头一看却是一张非常柔和的脸庞,又是让她愣了一下。

蓝天云对那洗菜的姑娘笑了笑,说:“是啊!我帮你的忙吧!”

“谢谢。”会有这样一双的手,一定是发生什么样的苦难,幸好不是张脸,要不然就可惜了,这么漂亮的姑娘。

“我叫小云,你呢?”蓝天云说。

“我叫傻姑。”说到名字,姑娘有点暗神。

厨娘是专门管理厨房的人,那是一个中年妇女,看起来非常的朴素,进来就在厨房里扫荡,立马在一个角落看到了正在洗菜的蓝天云,心中松了一口气,洗菜应该不算是一个苦的工作吧?

“厨娘来了,赶紧做事,要不然会被骂的。”蓝天云正要问为什么叫傻姑,傻姑就低下头默默洗菜。

蓝天云听话的赶紧洗菜,也不敢抬头。

“你为什么要叫傻姑啊?”蓝天云低头问。

“我原本不叫这个名字的。我娘说,我五岁的时候,发高烧了,好几天呢!大夫都没有办法,说如果再不退烧的话,我会变傻子的,我娘亲不相信,去找算命的算命,算命的说要改名,才可以退烧。于是我就改成这个名字了,结果高烧还真退了,人真的好了。”

“这么神奇?”蓝天云眼睛发亮。

“嗯,那个算命的还在呢,就在安定城。”

“你家在安定城啊?”

“嗯,我爹在这当船员,把我弄进来当洗菜的,所以我经常在安定城和北倾城来回的跑呢!”说到这个傻姑就开心,说了一大堆很多蓝天云根本就没有遇见的事情,两人就这样过了一整天。

-

-

相关阅读

lzhoufugen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