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> > 正文

总裁你悠着点小说全文完整版

2020-06-11

《》男女主是叶馨柠厉尧宸的小说全文完整版上线啦,想看全文免费阅读的小伙伴赶快看起来吧!叶馨柠思索片刻,也没再深究是什么让他们转变这么快,就答应了。因为她现在非常需要。

《总裁你悠着点》精选:

厉尧宸调整了自己的呼吸,升起隔板,“药给我。”

作为总裁的得力的助手,程薄涛自然在之前已经做好各种准备,只待总裁一发声他就拿出了烫伤药。聪明的丝毫不理会在这隔板之下到底发生过什么事,只是一成不变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。

厉尧宸整理好药品时,车中的隔板已经再次落了下来。他神情镇定地拿过叶馨柠那只烫伤了的手,丝毫没有为前面所发生的事而感到愧疚和尴尬。

叶馨柠看着他这幅模样,心中就感到非常憋屈,凭什么他欺负完自己,总是这幅理所当然的模样。

内心那一小簇的怒火在他的刺激下,熊熊燃烧了起来,毫不在意他将要为自己抹药的动作,甚至冒着打翻药品的冲动,叶馨柠用力从他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臂。另一只手压抑不住的向他那张俊脸抽去,没有一丝停顿,干净利落。

空气中只剩下了那一声皮肤相互接触的声音,虽然最后消逝在时间里,但是一声声地冲击着叶馨柠。

她为自己冲动的行为感到一丝懊恼,但仅仅也只是一丝。为了他背后可能深不可测的背景和显赫的地位,可能会为自己带来许多难以解决的意外。仅仅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,便在以后要付出更多的代价,这不是叶馨柠想要的未来。

但,既然是做了,她却是一点也不后悔。她敢为自己的行为承担一切不可未知的后果。她还有什么呢?不过是孑然一身。但这也并不代表随便就可以被欺负。

想到这,叶馨柠心中有莫名的委屈起来,心中酸酸的,眼泪又有滴落下去的趋势。

叶馨柠这一掌用力可不小,五个手指头的形状清楚的印在了厉尧宸白皙的皮肤上。眼神有一瞬间阴霾,片刻恢复清晰之后,嘴角微微勾起,眼神径直看着她,像是在寻找着某种痕迹。

“自我记事以来,从没有人敢打我,而且还是打脸。”

叶馨柠不理他,无所畏惧。大有一番你想怎样便怎样的意味。

“你胆子不小。”语气平平淡淡,就像是在陈述某种事实,让人琢磨不透他的真实想法。

这倒弄得叶馨柠有些忐忑,是“死”是“活”给个痛快话,倒也让人悬着的心落了下来。但他这样,吊着自己确是让人十分难受。

厉尧宸一番平述之后,没再理她,依旧干起了抹药的活。

但这次明显没了以前的耐心,直接扯过她的手腕,从手臂下方一直将衣服袖子一撕到底。衣帛撕裂的声音溢满了整个车厢,像是一曲轻盈的短音乐。

手中拿着一个涂满了药膏的棉签,将叶馨柠满手臂都沾满了那黄白色的药物,简直丑陋不堪,有的还是凹凸不平。

叶馨柠明显感觉到他端看这自己手臂的模样,分明就像是在一个完成了大作的艺术家,在为自己的作品洋洋得意。甚至她还听到了那一声满意的笑声,从喉咙中溢出,很小,小得让自己疑惑是否幻听了。

果然,厉尧宸只把这些药沾得凹凸不平便收工了,还极其认真地将每个药品都恢复到了原装的模样。

故作绅士地向她指了指车门,“您请。”

叶馨柠知道他这是要赶自己离开,但一看自己手臂上这狼狈的模样,又犹豫了片刻。

到底是看在他为自己抹药了的面子上,虽然很丑,但还是尽量放缓了自己的自己的声音,“能给我根棉签,”还没说完,就被厉尧宸插话打断了,“又想我抱你下去吗?”

话才说完,叶馨柠已经砰的一声关闭了车门,并来到车外。

呲牙咧嘴对着车窗,一双大眼像是要放出射线狠狠扫荡一遍。

“谁稀罕你抱。我自己有腿,本来就是你在自作多情。”

冰冷的车体不再为她作半分停留,一下就飞了很远。速度带起了一阵风,扬起了叶馨柠的长发,也吹得有些愣住了。

像是决绝的,毫不留恋的离去了的人,让她感觉到一阵奇怪。

叶馨柠理顺了一下自己的头发,被他撕开的破衣袖在微风中飘扬,手臂上的奇形怪状有些渗人,引来了路人的一片注目。

看来,他真的故意让自己出了丑。

或许是这几年难得的关心,让自己淡化了对那个小肚鸡肠且恶劣的男人的愤怒。明明就是自己更吃亏。

黑色的车身已经全然消失在了前方的视线当中,或许,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吧。这样更好。

叶馨柠扶着自己烫伤了的那只手,快步走进了医院。

不知道今天将会是什么样的情况。是否会有所好转?

……

叶馨柠已经和母亲的主治医生聊了快一个小时了,前面她刚进病房就被一个小护士急急忙忙地叫进了办公室,说“梁医生已经等了你很久了,你快去他办公室吧!”

她急急忙忙套了一件外套就来了,现在他们已经聊过了母亲的病情,国内的各种像类似手术案列,成功率是多少,还有手术的前期和后期都该准备些什么。

在这众多繁琐的事件中,她唯一记得的那几件就是

“尽快安排手术。”

“尽快交齐医药费,你母亲不能在拖延了。”

“还有成功率大概在百分之五十左右。你不用太担心。”

叶馨柠如同行尸走肉般回到了母亲所在的病房,在来的路上,她甚至想到了卖身乞讨来凑齐那昂贵的医药费。

回到病房,叶馨柠机械化的拿过桌子上叫唤不停的手机,语气沉沉,“您好。有什么事吗?”

“馨柠,我是你婶婶啊,明天过来饭店自家人吃个团园饭。”语气中是充满着长辈对晚辈的宠溺。

“我婶婶从来不会这样和我说话。”叶馨柠真以为是骗人的,撂下这句话就准备挂手机。

在一阵悉悉索索间,电话应该是换了一个人,电话里传来有些熟悉的男声,“馨柠,明天过来酒店我们吃个饭,可以吗?你母亲的医药费明天我会给你的。”

叶馨柠思索片刻,也没再深究是什么让他们转变这么快,就答应了。因为她现在非常需要。

-

-

相关阅读

lzhoufugen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