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> > 正文

傲娇霸总离远点盛煜寒苏籽小说by慕浅浅全文阅读

2020-06-08
傲娇霸总离远点第7章书雅是你的救命恩人

“奶奶,您叫我进来,是有什么事情?”

在这个世界上,盛煜寒只对两个女人折服,一,是他的宝贝女儿,二,就是眼前这位越活越幼稚的盛家老太太。

藤椅发出轻微的咯吱咯吱声,盛奶奶微眯着双眸,倚老卖老。

“孙子,你到底什么时候再给我生个大胖重孙子?”

盛煜寒面无表情,关于这个问题,老太太几乎每隔半月就要提一次,简直到了魔怔的地步。

“奶奶,我不爱江书雅,您又何必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呢,强扭的瓜不甜。”

盛煜寒对老太太说话向来恭敬,以往的每次也都糊弄过去,只是这次,他不准备再敷衍。

“瓜甜不甜关我什么事,我只管我们家的瓜娃子,糖糖都快五岁了,你和书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始行动。”

盛煜寒的面色沉了几分。

这个女人醒来之后,像是受了什么刺激,性情变得阴晴不定,教人猜不透她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。

“我和她不会再有孩子,而且,我会找机会和她离婚。”

“什么?”盛奶奶这声尖叫,吓得窗口树梢的几只鸟大惊失色,扑簌着飞走。

“你说什么,再给我说一遍。”

“我会和江书雅离婚。”盛煜寒非常冷静。

盛奶奶情绪激动的伸手指了指他,过了几秒钟后,胸口渐渐平复下来,语气也变得淡定不少。

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本来,奶奶是不应该管你,但你忘了?你小时候,是书雅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你。”

“我记得。”

“既然记得,就不要提离婚。书雅对你有恩,现在又有糖糖,这辈子你们都得绑在一起。”

“奶奶。”盛煜寒抬眸。

“好了。”盛奶奶伸手打断他:“可以用晚饭了,你去叫书雅下来吃饭。”

说完,盛奶奶不再给盛煜寒开口的机会,率先离开。

……

好大的浴缸啊。

苏籽一走进浴室,就被里面那个巨大的圆形浴缸所吸引。

这些天,在医院里待着都快发霉了,虽说VIP病房里也可以洗澡,但因为刚刚苏醒,医护人员不准她泡澡。

三下五除二,将衣服全部脱掉,苏籽钻进温热的水里。

旁边的架子上有玫瑰花瓣,有精油,还有各种奢侈品牌的沐浴露,她随手选了几样,将泡沫搞得到处都是。

盛煜寒站在卧室前,停滞了几秒钟的时间。

这是他们的婚房,但自从结婚后,他一直睡在另外房间,从未和江书雅同房过。

这倒是他第一次进来。

门没有上锁,他轻轻一拧就推开了。

“江书雅。”

房间是江书雅喜欢的欧式风格,既浮夸又庸俗,盛煜寒一刻也不想待下去,皱眉喊她的名字。

没有人回应。

盛煜寒眉头皱的更深,刚才还娇弱造作的说自己不舒服,这会儿人却不见了,果然是装。

突然,他听到浴室方向传来什么声音。

“江书雅,你给我出来!”

想也没想走上前,他推开浴室的门。

“啊,姓盛的,你给我出去!”

打开门的瞬间,一团雪白的泡沫朝他脸上砸来,但他眼神何其厉害,还是一眼看到女人不着寸缕的样子。

她躺在浴缸里,白的发光的肌肤,在水晶灯的照耀下,显得晶莹剔透。

身上该发育的地方全都发育了,一对su胸饱满白皙,即使是仰躺着,也可以看见中间的沟壑。

不足一握的腰肢好像轻轻一拧就会折断。

再往下是又挺又翘的柯基臀,一双修长的双腿,若隐若现浸泡在水里,粉色的指甲盖露在水面娇俏可爱。

盛煜寒的喉咙情不自禁滚动了一下。

有那么一瞬间,竟想冲上去撕碎她。

“盛煜寒,你,你为什么不敲门就进来了。”

苏籽还在吼,不停的拿泡沫砸他,但都被他一一截住。

“够了!”盛煜寒闭目,胸口气息起伏不定:“奶奶叫我们下去吃饭,你赶紧收拾一下。”

睁开眼睛,这个女人拿一副‘你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\\’的眼神怒视他,一边还用手捂住前胸,她难道不知道自己这么捂着根本无济于事吗,而且下面还彻底失守了。

“给我闭上眼睛。”苏籽气的随手拿起沐浴露朝他丢去。

盛煜寒头一撇,那瓶沐浴露直接擦过他的脸,啪的一声摔碎在墙壁上。

他难得没有生气,唇瓣勾起;“又不是没看过,装什么贞洁烈女。”

苏籽见没有砸中,又拿起一瓶砸过去。

门外。

两颗花白的脑袋整齐划一的趴在门缝上听墙角。

这样听了有一会,其中一颗脑袋忍不住动了动,揉了揉酸痛的脖子。

“蓉蓉,你听到什么了吗?”

蓉婶:“听到了一点,先生和夫人好像在吵架。”

“怎么又吵起来了?”

“好像还有什么哐哐哐,啪啪啪的声音。”

“什么哐哐哐啪啪啪?”盛奶奶不明白。

蓉婶皱了皱鼻子:“不清楚,总之动静挺大的。”

盛奶奶凝神思索了一番,突然恍然大悟,嘴巴张大:“不会是……”

哼,嘴上说不要,身体却很诚实呢,现在的年轻人啊太言不由衷了。

连忙扯住蓉婶的袖子:“走走走,我们下楼吃饭去。”

蓉婶还没反应过来:“不用叫他们吗?”

“不用不用,就我孙砸的体力,这一时半会都消停不了。”

盛奶奶拉着蓉婶开开心心的下楼吃晚饭去了,这边,苏籽也终于消停下来,因为盛煜寒终于肯挪动他尊贵的双脚走到外面等她。

苏籽穿着浴袍走出来挑衣服,盛煜寒不耐:“快一点,奶奶还在楼下等。”

五分钟后,素面朝天的苏籽穿着一条白色裙子和盛煜寒一起出现在餐厅。

盛奶奶正在用筷子吃披萨,突然眼角余光扫见他们,吓得筷子蹦跶了一下掉到地上。

像见了鬼似的:“你,你们,这么快就好了?”

苏籽一头雾水:“什么这么快就好了?”

盛奶奶大惊失色,看向自己的孙子,不应该啊,这才过去几分钟?如此不持久,她到底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抱上大胖重孙。

-

-

相关阅读

lzhoufugen资讯网